Montag, August 28, 2006

这几天科隆始终被各式各样的雨缠绵着, 忽而狂风骤雨, 忽而婉约飘摇; 或如灌如注, 或如珠如露. 天空是灰蒙蒙的, 云带着蓝, 涂上黑色的油彩, 在空中如同幽灵一般飘荡, 高兴了, 下几滴; 生气了, 浇几盆.让人永远无法琢磨,如同少女的心事.

阳光是少女善变的微笑, 时不时从云层中露出半边脑袋, 顽皮地看看大地, 马上又躲了进去.
云彩是少女羞涩的吊带, 总想把天空严严实实地包起来, 却无法裹住那勃勃的生机.

女人的想法如同天上的雨一样, 芬杂而无头绪. 如果我们不能改变天气的话, 那么我们也不要奢望区改变女人.

Keine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