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ag, Juli 30, 2007

Samstag, Juli 28, 2007

先挣钱,才能谈其他

心理学课上,周正教授正在授课:“上次下课时,一个男孩子递了张纸条:'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又没什么特长,不会踢足球,不会打篮球……唯一的爱好是写作。进入大学后,看到周围的同学在交往、工作中左右逢源、如鱼得水、洒脱干练,很是羡慕。就要步入社会了,我该如何规划自己的前途呢?……周教授,我想我还是当一名作家比较好,一个人,也不错,您说呢?’这个问题要不要回答?”周教授扬了扬手中的纸条。

“回——答——”同学们兴致大起,“作家梦”可是不少惮于竞争之人的救命稻草啊!

周教授放下手中的纸条:“好,今天我就当面回答这位同学——我的态度,很简单:凡是做'作家梦’的人,都是逃避现实的、无能的人……”

话音未落,下面已是一片嘘声。

“我来问问你们,一支笔、一张纸的事,谁不会?当作家,就是这么简单,人人都会。我常说,一流人才在军界和商界,二流人才在政界,三流人才在学术界。对军人而言,你领十万人,我领十万人,没本事,死的十万就是你的。这里要的是综合素质,是挑战,所以军界的人是最强的。商界也是如此,投入两个亿,三个月后,可能家破人亡,你干不干?要的是同样的素质。政界就不同,他可以调整、迂回,政策不行可以再改,是有余地的,但要负责任。而学术界,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永远不行都可以。军人和商人的成败一目了然,唯有作家可进可退,无所谓胜负成败……”有人若有所思地点头。

“某著名作家在一所大学做讲座的时候,有同学问他怎样才能当作家?他说:'首先养活你的家,再说当作家!’”周教授认真地看着大家,眼神里自然地流露出一种深切的关爱,“《论语》中记载:有一次孔子来到卫国,见卫国人很多,就说'庶矣哉’,意思是'卫国人多啊’。旁边有人问'既庶矣,又何加焉?’意思是' 人多,怎么办呢?’——问题来了,有人,人多了,怎么办?我们该做点什么呢?你们认为孔子会怎么说?”

“教之——”大家很自信,大教育家嘛。

周教授微笑着摇摇头:“子曰:'富之。’——孔子说:'让他们富起来。’你们以为有了人就要教育,却不知道在教育之前,首先要让人富起来。旁人又问:'既富矣,又何加焉?’——'人们富足以后,又该如何?’”

“教之——”大家会心一笑。

“对,人富足了才有条件接受教育。吃不好穿不暖的时候,教育是句空话,况且对衣食无安的人大谈教育,这种行为本身就不厚道。孔子不愧是教育大家,他这'不富不教’的意义很深远!按照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只有满足了基本的生理需求以后,才会去考虑安全、爱与被爱的需要,才会有自我实现的需要。”

“举例而言:勒紧腰带过日子的小两口,到了情人节,丈夫一咬牙,送爱妻一大束玫瑰,这时候妻子是什么感觉?”

“浪漫吧?”

“是浪费!”同学们争起来。

“还不如送我一双毛皮手套呢!你看看,这个冬天我的手又冻了,净花冤枉钱……”周教授开玩笑似的嗔怪道,大家在嬉笑中亦有所感悟。

“当人过日子都紧张的时候,是不会想着浪漫的,那是有钱人的享受。问你们一个常识:知道雄鸟追求雌鸟的时候,送给雌鸟的是什么?”

“虫子。”

“对啊,一送虫子,雌鸟就会意了:这家伙生存能力强,跟着它,今后我们的孩子不会挨饿。这是一个连鸟都明白的道理。”

下面安静极了,生怕漏掉周教授的任何一句话。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自古以来,人们便说'饥寒起盗心’。能吃得好、穿得好,生活安定之后才能让晚辈过正常的生活。如果没有东西吃,连父母的东西也会抢过来吃,兄弟的就更不用提了。在人们陷入最差的生活状态时,就顾不得什么道义。这就是人类真正的本性。中国的先哲早在几千年以前,就已指出了人类的真实形貌。”

“在衣食无法获得满足时,依然能保持礼节,这是凡人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希望这种兽性不要出现,期待我们最理想的人性流露,也为了维持社会秩序,提高道义,彼此能懂得礼貌,并以此幸福生活,就必须确保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收入。换句话说,要让大家能赚到钱。基于义务,我们必须要赚钱才行。”

必须赚钱!——看来,所谓“以人为本”,我们并不比古人懂得多。

“雄性丧失了生存能力就丧失了天赋雄性之本性。历史表明,男人的不幸、民族的不幸源于贫穷。所谓'贫病交加’、'穷凶极恶’……因此,你们必须认识到:挣钱是公德,要重视金钱。我这样告诉你们:男孩子,你可以不会踢足球,不会打篮球,可以不会作诗,不会弹钢琴,不会做饭。可以什么都不会,但是必须会挣钱。”

周教授的话字字珠玑、鞭辟入里。我感觉很多男孩子的眼睛在放光,不知他们看到的是压力还是希望?

“最后,再给你们一个例子,你们用心思考。比如说,快到春节了,太太说:'该过春节了,咱爸咱妈想来深圳这边,看看咱们和小外孙。’她先生立刻就说:'来啥来?根本不用来!咱已经忙得够呛了,再让他们过来,净添乱!再说,这路上,老年人多不方便!’这个男人现在是什么状态?”

“气急败坏!”有人笑着回答。

“记住,凡是气急败坏的男人都是穷男人。但是另外一家,太太说:'老公啊,快过春节了,老人们都想过来看看咱们,一年没见面了!’先生说:'哦,好啊好啊,应该让他们过来。这样,你让他们坐飞机过来。’这个男人就不气急败坏,他很平静。'还有,你看,咱家的房子,这三层七八间,冷冷清清的,孩子也没有人陪着玩。爷爷奶奶来了,或者姥姥姥爷来了,家里有生气,过年过节的有生气多好!’他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这个男人有钱,他不怕,他有地方住,有钱让父母过来。他有办法显示他的孝心,而且这种男人往往不会发脾气。因为他有很大的控制权,有很好的基础,任何事情到他这里都可以化解,可以平静对待。然后,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了春节。老人走的时候,先生问太太:'爸妈他们有什么要求没有?’'没有没有,他们都很高兴,一点要求都没有。’先生说:'我听见了,他们说老三要结婚,没房子住,他们想空出房子去住老房。这怎么可以呢?这样,在老家花6万块钱,我们出3万,三弟拿3万,盖一栋两层小楼让他们住,爸妈就不用动了。’听了这话,太太抱着丈夫说不出话来,这样的老公哪个太太不爱不感激呢?好,房子盖成了,弟弟说姐夫是好人,全村羡慕,父母开心,一家生活幸福。3万块钱,只是他一个月的工资,他愿意拿出这3万块钱。”

周教授最后说:“愿意做哪一个,你们自己选择。但是,要记住:知识不一定会带来金钱,挣钱靠的是能力。”

Dienstag, Juli 24, 2007

Yahoo与Google

雅虎败战的最根本错误,是它让出了搜索引擎领域的主导地位。这似乎是个过于结果导向的评价,但错过互联网上最重大的新兴市场的领导地位,也就宣告了它在下一次行业跃迁(Paradigm Shift)出现前都只能扮演配角。

而毕业于电子工程系的杨致远同样没有足够坚决于技术路线。关于此话题,早在2000年1月,同时投资于雅虎和Google的红杉资本合伙人迈克尔·莫瑞茨就曾这样比较两对创业者:“杨致远和大卫·费罗对于为用户提供一流服务有着独特而强烈的热情,但是对于底层技术开发的兴趣却不如(Google的创始人)布林和佩奇。我觉得这也是比起杨致远和费罗,布林和佩奇花了更多时间在斯坦福读博士的原因。布林和佩奇更喜欢基础技术,更喜欢硬件。”

如果和平时期足够漫长,杨致远和塞梅尔一定能够在学习与磨合中找到平衡术。但Google的高速成长和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网络广告市场的爆炸式勃兴,并没有给雅虎足够的试错空间——换个角度说,在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依附于一个巨大市场崛起,如果你不能做出足够强势的应对,已无异于认输。

很可惜,在一个不够偏执的文化中,雅虎与新机会失之交臂几成必然。

无结果的搜索

就像七十年代的个人电脑、八十年代的软件业,基于搜索引擎的网络广告市场以绝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诞生并膨胀。这个在10年前尚不存在的市场,在2006年已有158亿美元规模,按照预期,未来5年里,它可以高速增长至445亿美元。

某种意义上,雅虎或许是整个互联网行业最有条件把握住搜索引擎机会的公司。1990年代中期,早在Google的两名创始人搭建第一台存储器之前,雅虎已经在其首页上设置了搜索框。虽然并不难察觉搜索对于普通用户的价值,但雅虎似乎并未深入思考它是否具备巨大商机,甚至其搜索技术均来自于外包。

让全世界看到搜索引擎商机的,是一家名为GoTo,后更名为Overture的公司。它开创了搜索竞价广告这一模式,而这种根据广告商的竞价对搜索结果进行重新排序的方式,迅速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在此之后,Google效仿Overture建立了AdWords广告系统。但与Overture不同,Google的广告系统更为复杂,既考虑与搜索结果的相关性,又涉及广告被点击频次。

作为Google的合作伙伴,雅虎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感知到一个新市场的诞生。研究之后,它也确定这是一个值得投注的广阔市场。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进入?

2002年夏天,塞梅尔对Google报出30亿美元的价格,遭到拒绝。

这并非一个太出乎意料的结果,早在内部论证时,已经有人告诉塞梅尔,Google的估值已经高达50亿美元。但50亿美元是一个雅虎无法接受的数字:当时雅虎的股价仅为7美元,5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其整体市值。也就是说,如果出价50亿美元,这将是一次合并而非收购。

于是,塞梅尔拿出了“B计划”:购买好的搜索引擎和广告系统,将其整合入雅虎的搜索。

在这个思路指引下,2002年底,雅虎以2.57亿美元收购了当时仅次于Google的第二大搜索引擎Inktomi。次年中,它又出价16.3亿美元收购了Overture。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这两桩交易都是异常精明的:它们的总价格仍远低于Google,而且,2002年雅虎决定买Overture的时候,后者的收入是Google的两倍,即使2003年收购完成时,它们的收入仍相差无几。而且,这让对Overture同样觊觎的微软扑了个空。

但雅虎似乎沉浸于正确的投资决定中,而忘记了整合的必要性。如果说整合Inktomi的搜索技术并无异议,对于Overture的处理足以展现雅虎缺乏危机感、缺乏果断决策机制的懈怠。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雅虎试图让Overture保持独立。而这个决策的根源是:微软也在使用Overture的服务,并为Overture提供大约1/10的收入。也就是说,雅虎愿景式的思考,为了不损失微软这一重要客户,而不愿做出真正正确的整合决定。

虽然它似乎也找到了一个妥协方案,即在保持Overture的独立性同时,重整广告系统,命名为巴拿马计划。但这种折中方案在本来就定位不清的雅虎,无异于缘木求鱼:在员工看到公司更在意短期利益时,很快,Overture的广告销售人员和雅虎的广告销售人员就争抢客户。而且,在进行巴拿马计划之时,要将广告系统放在相关页面测试,会遭到该页面工程师的抱怨和不配合。于是,塞梅尔不得不看到巴拿马计划的完成期限一再拖延。

直到2005年秋,塞梅尔对这种放任自流的整合失去了信心,终于将成功整合Inktomi的主管派到Overture,负责巴拿马计划的尽快推行。此时他们才发现,整合比其想象的要难得多:Overture是在网络泡沫时期匆忙搭建的框架,不具有全球扩张的延展性;缺乏一个对于广告商简单易用的界面,引导他们在线竞价;缺乏类似于AdSense的灵活功能;它只按照用户付费的多少来排序,需要重新设计一套新的排序软件;重新设计的还有可以跟踪统计广告点击量的数据库,以及像网上银行那样的支付系统⋯⋯

巴拿马计划最终完成,是2007年2月,距离其最初收购,接近4年时间。而这种延迟产生了巨大的负面效应:来自ComScore的数据显示,至2007年5月,Google的市场份额为50.7%,而雅虎则降至26.4%。而且,由于Google的广告系统更为有效,它在每次搜索结果上获得的广告收入是雅虎的1.5至10倍。

收场

对于塞梅尔的去职消息,投资者们持以肯定态度。在其可能离职的消息传出之后,雅虎股票马上上涨了3%;确定信息则使得股票在当天的后续交易中又有了5%的涨幅。

但从未有过大公司管理经验的新任CEO杨致远真能拯救雅虎吗?这是一个颇可存疑的问题。

好消息是,在塞梅尔去职之前,雅虎已经开始聚拢被摊薄的“花生酱”。2007年初,由于业绩不佳,布劳恩最终离职,媒体部门重组,雅虎的好莱坞之路就此结束。

而在杨上任后,他最先做出的决策就是将此前长期并存的两个图片服务,自身开发的Yahoo! Photo和收购来的Flickr,合并为一。这正是过去几年来雅虎最被诟病的问题:虽然它不停尝试新的机会,但它也总在无效的整合中造成了业务线的重合和资源的浪费。于是,它所收购的创新型网站,如Flickr、Del.icio.us、MusicMatch并无用武之地。

但真实的考验仍未过去,就像塞梅尔时期所被问及的:什么是雅虎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杨致远需要尽快回答的,为此,他必须在技术与媒体两者间做出选择。

“如果你没有一个工程师文化,你也需要一些其他文化成为你差异化的核心。比如,敏捷、一流的运营、低成本、最好的服务、高黏性的产品⋯⋯技术的差异化是最可持续的,但并非每家公司都需要成为技术领域的领先者。就像汽车业,并非每家公司都是宝马。”一名Google全球高层对《环球企业家》分析称。 中国

围绕雅虎为何会错失搜索引擎,一个核心总结是:雅虎的战略失焦。这是故事的第二个层次。正如2006年底被流传至外界的雅虎高级副总裁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撰写的《花生酱宣言》所指出的:雅虎“缺乏一个聚焦、内在逻辑凝聚的愿景”,这就让它在每个细分市场都处在前三名位置,却没有核心竞争力。

最为富有启示意义,却少被谈及的是,雅虎忙碌外表下的懈怠。正如英特尔联合创始人安迪·格鲁夫所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多少有些讽刺的是,接受《环球企业家》专访时,杨致远曾表示格鲁夫是他最敬佩的企业家)。在互联网寒冬期,雅虎通过一系列大调整,获得了一个繁荣时期,但随后,缺乏危机感让它丧失了决断能力,接连错过搜索引擎、社区类网站两个重要的机会。

塞梅尔

2007年6月18日,雅虎在其硅谷总部召开了全体员工会议。面对数千名员工,公司CEO特里·塞梅尔(Terry Semel)发表了一番空洞而无力的演说。即使所有人都已知晓塞梅尔刚刚辞职,员工仍只报以零星掌声。而在他之后登台的杨致远,则迎来了热烈的欢呼。

并不难感受到公司内外对于塞梅尔的失望。前雅虎中国区总裁周鸿对《环球企业家》回忆称,他曾与塞梅尔有过数次接触,但“跟他说技术和创新,他都听不懂”。另一名曾在雅虎总部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人士则表示,因塞梅尔缺乏对技术方向的把握,“导致雅虎的技术创新不活跃”。据说在塞梅尔离职前的一年中,每次董事会都会讨论他的继任问题。

一个错误的人在错误的时间领导了错误的公司?并非如此绝对。仅仅三年前,塞梅尔所导演的还是个劫后重生的故事。当时媒体所津津乐道的是,在这名很少使用电子邮件的好莱坞大亨的带领下,雅虎在2003年盈利2.39亿美元,相比两年前亏损9300万美元,可谓实质性飞跃。同时,它与好莱坞的内容公司广泛结盟,并收购了两家被微软觊觎的搜索技术公司。这种内容与技术融合的战略,暗示了一家“21世纪的媒体公司”的未来。

或许一个更为准确的判断是:雅虎能够避免Excite、Lycos等同时期门户网站销声匿迹的命运,这个技术外行功不可没。但也是因为塞梅尔缺乏技术背景,他在把雅虎带上一个高度之后,便遇到了个人与公司的“天花板”。

2001年,塞梅尔所接手的,是一家典型的硅谷型创业公司。但因为早年资金过于充裕、市场发展过快,它太快膨胀为一家大公司的规模。比如,雅虎在盲目增长中,竟然创建出44个事业部——即使韦尔奇治下的通用电气,不过9个事业部。而且,因为广告市场一度对网络广告的迷信,雅虎在2001年时收入已经达到7.17亿美元,却从来没有一个合格的广告销售团队。网络泡沫破碎之前,多数人的工作是守在邮箱前查看最新的下单邮件。但当整个世界对于互联网的狂热骤然终止,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去拜访谁,如何销售。

对于比杨致远年长26岁、曾任华纳兄弟影业公司联席CEO的特里·塞梅尔,改变这一切与经营一家传统公司的区别并不大。他很快将44个部门缩减为4块业务。其中包括设计付费业务,如收费电子邮件迅速帮雅虎创造了稳定的收入。而且,塞梅尔要求各门类广告的负责人以他为销售对象,而结果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更糟糕的是,你也不知道。”由此,这个销售出身的好莱坞老兵重新培育了雅虎的销售团队。

这一系列调整,为雅虎赢得了网络泡沫破碎后的复兴时刻,也给塞梅尔赢得了新的光环。但真正艰难的挑战还没有来到:这个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服务器”的CEO,能帮助一家技术公司找到一个长远且可持续的战略吗?

身份危机

雅虎并非没有战略目标,在进一步确立了自己全球最大门户网站的地位后,它希望自己成为“任何人想找任何信息、与任何人沟通、购买任何产品的唯一之选”。

这可谓一个清晰而宏大的梦想,但通往这一目标的路径却斑驳未明。杨致远在与本刊交流时表示,“我们一直都是觉得雅虎是一家互联网上的发行公司”,而支撑这一远景的,是社区、沟通、搜索引擎、电子商务这“四根柱子”。

理论上,这是一个由四块业务稳固支撑的平台,但想一想互联网兴起至今,从未有一家公司能够同时兼顾四者,便可知道它在执行上并不容易。

而这还只是雅虎所涉及业务的一个层面。在雅虎丰富技术线的同时,塞梅尔还依循自己所熟悉的媒体业经验,搭建着一个媒体平台:他聘请曾制作过《黑道家族》和《迷失》两部热门电视剧的罗伊德·布劳恩,组建雅虎媒体集团,甚至塞梅尔也亲自出马,将《学徒》等电视节目引至雅虎的网络上。

虽然这种技术与媒体互补的存在形态,一度赢得了外界的广泛赞许,但对“互补”也意味着:雅虎从未明确两者之间谁是优先级,并因此埋下了诸多难以调和的矛盾。

一个浅层问题是,当用户搜索信息,雅虎究竟该把自己的内容放在搜索结果的前面,还是把最相关的结果放在前面?如果答案是前者,则雅虎搜索引擎的信用将被破坏。如果答案是后者,则雅虎投资于内容的高昂成本就显得过于昂贵。

更实质的问题是,因为雅虎在技术公司和媒体公司两者之间摇摆,则公司的资源与话语权就无法被有效倾斜,最终,从上至下各层决策者都难以果断执行最正确的事。

一名外部顾问曾将雅虎的决策体系称为“便秘般的评估一切事情的过程”。据他回忆,曾有工程师提问称:我们需要在多久内把想法变为行动?而高层们商讨之后,给出的答案是:八个月。相比Google每名工程师随时可以用20%的个人时间实现自己的想法,雅虎的决策速度明显阻碍了其创新脚步。

而且,在技术与媒体部门孰轻孰重悬而未决时,雅虎各部门间的关系也不可避免的紧张。如当塞梅尔改组雅虎媒体部门时,就遭到了雅虎原来文化的急剧抵制。其八个媒体栏目主管中有三名决定辞职,而另有三名拒绝从总部调往新的办公室。

这种为平衡而丧失效率的畸形局面,并非无法改观。但这需要一个具备足够权威与判断力的人强力推动——但在雅虎盈利良好的时期,无论塞梅尔,还是杨致远,似乎都更愿意在一种相敬如宾的状态下找到解决之道,而不是坚持自己的思路。

作为技术门外汉,即使努力将其传统媒体经验灌输进入雅虎,塞梅尔却也从来不敢否定雅虎技术的一面,这也让他承担风险的勇气相应较小。如雅虎一名员工表示:“塞梅尔从来不会站在桌前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相反,他身边通常得有一个人向他解释为什么这个是重要的”。

.fr和.es域名注册成功

对于法语和西班牙语,由于使用很广,拟分域名推广。

Dienstag, Juli 17, 2007

[ZT]Google开始测试mobile Adsense

Google现在已经开始邀请移动网站开发者在他们的网站上展示Google的广告,这只是有限beta测试的一部分。

移动网站开发者通 过放置Adsense,访客点击广告获得收入。这种网站必须是WML(Wireless Markup Language)、XHTML(Extensible 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 CHTML(Compact HTML)之中的任一种语言编写的。这是因为Google的爬虫必须能够读出这些网页以判断网页内容,进而提供相关广告。



在一次发言中,Google证实它正对移动网站进行有限beta测试。它打算重新评估测试效果并基于用户的反馈改善这个产品。

移动用户市场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世界范围内30亿左右的手机用户为移动广告领域提供了巨大的机会。Google进行移动Adsense测试是为未来的市场作准备,在这方面,它显然领先了它的对手一步。

Samstag, Juli 14, 2007

Mittwoch, Juli 11, 2007

从7月9日,迈迪日访问数图片10,000


刚刚过完2岁生日,迈迪的访问数终于突破日10,000大关,下面是刚才的抓图,今天还没有结束,剩下的几个小时应该也能突破一万。

Sonntag, Juli 08, 2007

李彦宏给青年创业者的7大建议

第一招:向前看两年
  
   当年李彦宏在美国抛弃唾手可得的博士帽,艰苦创业的时候,美国IT界最火的是电子商务。无数人拼了老命想要挤上这辆被看好的网络列车,甚至不惜抛掉自己熟悉的行业。
  
   李彦宏没有跟随大流进入电子商务领域,而是悄悄走到了尚少有人问津的网络搜索领域。因为他看到了搜索对网络世界可能产生的巨大影响。
  
   李彦宏告诫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一定要有向前看两年的眼光。跟风、赶潮流,你吃到的很可能只是残羹冷饭。
  
   第二招:少许诺,多兑现
  
   ——“这个项目多久可以完成?”
  
   ——“6个月。”
  
   ——“4个月行吗?给你加50%的报酬。”
  
   ——“对不起,我做不到。”
  
   这是在李彦宏创业之初和一个客户的一次对话。后来,这个客户告诉他,对于李彦宏的拒绝,他感到非常满意,因为这反映出李彦宏是一个很真实和稳重的人,这样他的产品在质量上一定会有保证的。
  
   第三招:不需要钱的时候借钱
  
   在创业过程中,“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在美国硅谷里,每天都有公司因为有了风险投资而开山立派,每天也都有公司因为囊中羞涩而关门大吉。李彦宏认为,一定要在不需要钱的时候去向投资人寻求投资。
  
   用一年的时间来做半年的事情,这是李彦宏的风格。他认为,这样可以保证有一半的钱仍然在自己的掌握当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向投资人借钱,你就会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就算借不到,我的公司也不会马上垮掉”。
  
   在这种情况下,新创业的公司在寻求投资的时候才能表现得像个爷们,才能够与投资人以平等的身份来切磋具体事项。而投资人看到公司的经济状况良好,也就认为公司运作不错,便会很乐意进行投资了。
  
   “不要轻易将主动权交给投资人,在创业的过程中没有人会乐善好施。”李彦宏告诫创业的青年人,“一定要在尚不缺钱的时候借到下一步需要的钱。”
  
   第四招:分散客户
  
   在创业的初期,创业者常常会因为有了一两个固定的大用户而偷笑不止。“或许不久就是想哭都哭不出来啊。”李彦宏这样说。
  
   他刚回国创业的时候,公司主要是服务于几大门户网站。这几大网站都占据了公司收入的10%以上,任何一个客户的流失,都会对公司的效益造成极大的影响。
  
   “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绝不能操纵在别人手中。”
  
   第五招:不要过早地追求赢利
  
   过早地实现赢利就是在大量地缩减对技术的投入。
  
   李彦宏认为,一个创新的公司,在技术上一定需要大规模的投入。这样才能使自己在技术上一直处于领先甚至于垄断的地位。而这种领先在今后一定会带给企业大的回报。牺牲企业的长远利益宣布赢利,是不理智的行为。
  
   第六招:专注自己的领域
  
   从1999年公司成立到现在,4年的时间里,互联网世界沧海桑田,“网络游戏”“短信平台”纷纷强势登场,不少人捷足先登,赚得盆满钵溢;不少人跟风而动,也摔得头破血流。而李彦宏说他只在做一件事:搜索。
  
   他说不少人曾鼓动他向网络游戏、短信等领域涉足,但李彦宏并没有这样做。在他眼里,自己的公司,自己的领域还有很深的潜力可以挖掘,自己目前要做的只是将搜索这一个领域不断翻新。
  
   “在今后的若干年,百度也将只在搜索领域发展。”李彦宏如是说。
  
   第七招:保持激情
  
   一个创新的过程,绝对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过程。如果没有足够的热爱和激情,创业者将是很难坚持下去了。所以,李彦宏对青年创业者们说,先确保你对这个事业的热爱和激情,然后再创业吧。
  
   “我选择放弃博士学位来进行创业,并不是为了钱,而是真的出于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同时,我也并非完全不考虑钱的因素,但我始终坚信:在今天的社会中,只要你给了社会好的产品,社会一定会给你更多的回报。”

Dienstag, Juli 03, 2007

迈迪布局的一点小变动

顶部ebay的相关广告,由于点击量太少,换成google的相关广告,试试看这个google的新产品效果如何。
底部的德汉词典默认不显示,只有当主词库没有解释的时候调用。当然主要是这个的解释里面中文太多,造成广告匹配很差。

迈迪收购域名learningwithme.de

希望能够还给跟我学,同时也希望能够换回mydict.de

下面可以查询域名的信息,mydict.de现在还在跟我学的站长居拯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