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September 30, 2007

一个完美的产品,绝不是距离用户最近的产品

最近读了一些关于产品的内容体验的一些文章,包括界面文字的优化、风格、文化等,颇有感触;事实上这些东东讲到底都是一个方法、一个理论,下面这篇文章,试图去探索这个方法,同时阐述一下由这个方法产生的一个具体的应用:一个产品,一个完美的产品,绝不是距离用户最近的产品,而是要与用户有一定的距离;我们在设计之初要给用户和产品预定一个“距离”,我们所有的设计都是从以用户为中心、以这个距离为半径 的圆周上进行展开……

NO.1 麦当劳汉堡与老张肉夹馍

请:花10秒钟,再仔细读一遍标题。。。。

(麦当劳汉堡)

(老张肉夹馍)

你的第一印象是不是:高贵→低俗?

坦白地讲,我永远不知道麦当劳的汉堡比北苑那边的“山西肉夹馍”好吃到哪里?
我去麦当劳,更多的是感觉到自己身在西方的“天堂”,正如一个朋友所说“包含着大众所产生的对‘天堂在彼岸'式的文化意淫。”
在麦当劳,我似乎能摸到一些西方的东西,甚至会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西方人……

麦当劳,更多的时候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一个能够满足人们虚荣心与自我安慰心的符号。这个符号里包含的元素有:贵族、高档、文明、品味、时尚、国际化、西方等。。。
它是东方文化在西化、贫富悬殊在不断拉大等社会现象深入人心的同时,人们仰望社会高层的一个窗口、一个走向“天堂彼岸”的阶梯,一种期待跨越距离的审美方式。这也正是为什么女孩子喜欢麦当劳和肯德基的比男孩子多的原因(因为女孩子的幻想性更强、期待感更强、仰望感超强)。借用 马斯洛 的需求层次理论,人们的欲望总会向比自己高一层极的方向看齐。就好像选购衣服,选购出的其实是自己希望成为的、比自己现阶段“高”一档次的人会穿的衣服。

NO.2 何为“美”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文章前面的那张“美女卡车图”,如果你把焦点落在这个“美女”身上,你会发现其实她并不美,美的是“她 +卡车 ”,是两个有着远距离的“东东”相互映射所产生的一种美感……

说到底,什么是美?其实所有的美可以归结为人们潜意识里对事物的平衡的一个追求,最典型的如“黄金分割比”、“红花配绿叶”、“英雄配美人”……
视觉上如此,心理上也如此。

而从哲学的角度来考虑,矛盾的一端,需要同时有另一端的存在才会达到平衡,所以要想达到“美”,必须善于制造矛盾的另一端。

可见,距离产生美这个道理是多么地俗,却又是多么地有道理。

这个道理早在 20世纪初就被风格派的最核心的人物 蒙德里安 的“红黄蓝”几何图证实了。

NO.3 用户与产品的距离(产品的定位)

从一个局部来看,产品越“美”(这里的“美”可能是措辞优雅、界面友好、功能强大或者是风格活泼等等),用户越爽;但是,作为一个实际运营的产品,不是给你看的,不是为了只是在某个角度看起来很爽就可以了之的;我们必须善于要站在一个相当的高度,为用户制造一个距离感,这个距离感将使得用户对产品有一种“仰望感”、“期待感”…… 否则爽完之后就是无尽的腻味。

因此:

1、一个产品,一个完美的产品,绝不是距离用户最近的产品,而是要高于用户;我们在设计之初要给用户和产品预定一个“距离”,我们所有的设计应该从以用户为中心、以这个距离为半径的圆周上进行展开;

2、这个距离的长短,应当以用户的价值取向,用户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等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太长或太短都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

NO.4 用户调研的方法

上面我们知道,我们所有的设计应该从以用户为中心 、以某个距离为半径的圆周上进行展开;同时,这个距离是以用户的价值取向,用户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等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

然而遗憾的是,用户往往容易找到这个中心,但却找不到这个半径, 很多东西是藏在他们的潜意识里的,只有通过实际的行为才能够得以体现,靠嘴巴不但说不出来,还会经常说出来的和实际情况是相悖的。比如你去问一个女孩她为什么经常去麦当劳,她一定不会说是为了“仰望高层”、“期待地位”等,相反,她们会马上告诉你“因为麦当劳的东西就是好吃。”事实上她已经长久地、深深地“欺骗”了自己,好吃不好吃只有自己闭住眼睛同时给她递上一个肉夹馍一个汉堡的时候才会知道。

90年代之初,在营销界有一个有趣的笑话,一个老农到城里卖菜了,他在路边的商店买了一瓶“可口可乐”,刚喝两口就骂“你们城里人怎么这么损?这东西还不如我们家的白开水好喝!还这么贵”店老板告诉他“对不起大爷,这是可口可乐,美国生产的,现在不是在中央电视台还做广告吗?”老农不解地又拿起喝了两口“恩,恩,刚才喝得快没尝出来,好喝、好喝。。。”接着一连打了几个嗝……

Jakob Nielsen 说了,“ First Rule of Usability? Don't Listen to Users!” 同时他指出了用户调研的方法:“Watch Users Work”;“When and How to Listen”(Only after they have used a design and have a real feeling for how well it supports them)。

因此:

1、
我个人是不完全赞成这个说法的,除非说Jakob Nielsen所说的调研内容主要为这个“半径”;其实访谈式和问卷式的调研同样是科学的,只是这个方法找到的是一个“中心”;只有将这二者很好地结合起来,才能出来一个“圆”——用户真正期待的产品。

2、
在产品开发的实际过程中,很多时候我们一下子是很难把握好这个半径的,但是中心是很好把握的;这个时候,我们往往会先根据这个中心来确定产品的基本功能,产生一个产品功能库,先让程序员动起来,先把一些功能开发出来,在程序员开发的同时我们逐步来摸索这个半径。

NO.5 案例:

要面对大学生做一个职场类的社区,现在需要你把这个社区虚拟为某个实体,你会选择什么?

这个时候或许你会去对100个大学生做口头或问卷式的用户调查:“我们把这个社区虚拟成什么好呢?”99个可能会告诉你“**大学”或“**学校”。算了吧,我整天面对着学校已经够烦着了,你还再让我面对另外一个学校,让我说说还可以,让我做,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他们之所以会那么说,多半是由于受到了“定向思维”的影响,这个思维让他们立足于了这个“中心”,却没有产生一个“半径”。

相反,如果有一个穿着一身“白领”的“衣服”的社区,这个就会对大学生的吸引力很大了,但是纯白领的东西会让用户觉得遥不可及,这个半径就有些大。

NO.6 三点说明:

1、我们只有可供参考的方法,却没有可供copy的模式;所以大家不要把一个方法当成一个模式来使用,结果刚好南辕北辙;

2、上面的方法不适合于工具类产品;

3、或许这些方法听起来很简单,但它却是一个产品成功与失败的重中之重,值得每一个从事产品设计的人深入思考。

Keine Kommentare: